成都人民饭店陷股权纠纷 50年老店风光不再

发布时间:2019-01-17 16:31:32

  5日中午,成都人民饭店被多人堵塞大门,表达诉求。堵门的人称,他们是成都新人民饭店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的股东及职工。他们质疑,公司改制13年来,负责人张某侵吞公款、侵害股东权益;他们要求张某现身处理,并对公司财务进行审计。

  这是人民饭店的正常经营在近期第二次受到干扰,上个月底这里还曾上演“跳楼维权”一幕。从“黄金口岸”的“门庭若市”,到如今“偏安一隅”的“门可罗雀”,这家开张营业近50年的老店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

  职工堵门 饭店经营受到影响

  “把门打开,你们不能侵犯我们的权益!”站在紧闭的大门外,黄先生说。来成都10多天,他一直住在成都人民饭店,却在5日早上出门后被堵在门外。“我的东西还在里面,房还没退,你们这是违法的。”黄先生随即报警。黄先生介绍,自己来成都旅游,看中这里的区位条件,才选择下榻此处,“其实里面的条件一般,都是旧的,一天还要100多块钱。主要是靠近文殊院,出门比较方便,才住了10多天。”

  人民饭店位于人民中路三段,万福桥头,同文殊院只是一墙之隔。在饭店的大门上,张贴着一份供电公司的欠费停电通知书:“成都市新人民饭店有限责任公司……截止2014年4月30日止,经我公司多次催收,还有电费32191.37元尚未及时缴纳……”通知书要求5月4日前缴清,否则依法停电。

  警方到达后,同堵门者协调。堵门者要求公司负责人张某露面,否则拒绝打开大门。协调停滞后,黄先生同记者等绕道周边商铺,通过商铺与饭店的连接通道进入饭店内。黄先生在前台顺利办好退房手续,随即从前门缝隙中离开。

  前台的工作人员表示,饭店住宿部是承包经营,同公司无直接关系。“牌子还是人民饭店,但是我们已经租下来几年了,电费也不管我们的事。”前台的工作人员说,自己不太清楚对方公司内部的事情,“他们的纠纷也影响了我们的经营,本来住的人还多,今天好多都直接退了,要是真停电就只有关门了。”

  股权纠纷 改制后未确认股权

  对于造成的损失,堵门的参与者周女士表示无奈,“我们也不想闹到这一步,但是没想到他(张某)24号之后就消失了,不接受审计,不解决问题,还拖欠我们的工资,我们也是不得已。”周女士说,自己是公司的股东及职工,公司自2001年改制后,现有职工191人,其中150人都是股东,但是股东的地位未得到确认,“改制过后,应该是以工龄折换的钱入股,也有人自己拿钱投入,每个人从几千到几万不等,所以大多数人都是股东,但是没有给我们确权,也不晓得占股好多。”

  周女士介绍,改制13年来,公司未进行正常的股东大会,只是每年召开25人参加的“股东代表大会”,自己每年都会参加。张某在大会上通报一年的工作情况,“每年算下来都是盈利10块,或者亏损10块,总说我们经营困难,公司在亏损。”

  职工质疑,公司财务存在严重漏洞,张某存在侵吞公款、侵害股东权益的行为,要求对财务进行审计,但是至今未果。“上个月24号协调过,他本人同意审计,但是第二天人就不见了,说是我们威胁他同意的。”周女士说,要求审计,一方面是理清公司的财务状况,另一方面是弄清每个人的占股比例。

  下午3点过,张某的私人律师露面,表示在保证张某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可以安排会面。双方约定的时间在下午5点过,记者在6点过仍未见到张某,其本人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

  如今的人民饭店显得陈旧。2号楼被出租,作为“贵宾楼”仍是住宿区域,不过工作人员表示其中的房间不过40多间。其他的1号楼、3号楼等,只留了几间房用作办公室以及饭店大厅外,大多数已出租,许多民营企业和社会组织机构进驻用作写字间。一幢红砖老房子内人去楼空,外墙则长出了青苔和杂草……

  白天发生的一幕,住在附近西马道街的张志强看在眼里,不住摇头。“以前做得还可以,后头越来越不行,走到这一步真的太可惜。”今年已经60多岁的张志强说,自己还记得当年到人民饭店消费的“盛况”。

  周边的住户介绍,人民饭店所处的位置早前是一片空坝子,每年农历三月三日都热闹非凡——这天是喜神会,“古娘娘”要从附近的“娘娘庙”出来巡视,中午就在坝子上开始“抢童子”的活动。张志强说,抢童子是成都人流传以及的民俗活动,因为建人民饭店占用了坝子,抢童子还中断了多年,直到最近“娘娘庙”恢复,才又在人民饭店背后的“娘娘庙”内举行,“以前叫广生宫,以后慢慢就喊成娘娘庙了,现在比以前都小多了。”

  “这个位置好得很,诸葛亮造的北斗七星阵的井眼就在这里,现在两个在人民饭店,四个在文殊院,一个在娘娘庙。”张志强说,人民饭店以前叫“文殊院旅馆”等,是建国后建成的干部招待所。上个世纪60年代后,人民饭店改成这个名字,对外开放,其中不仅有住宿,还有餐饮、澡堂、小卖部等,火了很长时间,“当时还经常办婚礼,我都跑去吃了好多次喜酒,风风光光的。”

  “那时候家里面没得洗澡的啊,个把月才能去一次澡堂,先买票,人多的时候还要排队进去,整个成都就那么几个澡堂。”张志强说,“那时候成都比较好的就这几个,锦江宾馆比这个好,还有成都饭店,但是人民饭店在北门上这一圈还是多洋气的,因为是黄金口岸嘛,可以说是门庭若市;现在口岸不得行,可以说是偏安一隅,自然门可罗雀了。”

  转折发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1983年进入人民饭店工作的周女士说,自己进来时工作人员有100多个,但是到了90年代就只有60多个“做事的”了,“就是因为效益不好,最后才弄成改制的嘛,最后整成这个样子了。”周女士介绍,90年代初,因为成都开了糖酒会,来往的客商不少,因为会场较近,人民饭店继续火了一段时间,“后头糖酒会搬到会展那边去了,这里就完全不得行了。”

  周女士说,改制后股东们没有收到分红,“每次都说亏损或者持平,然后总说不要看眼前,要看以后,自然有我们的,我们虽然一个月就几百块钱工资,也忍了嘛……”

  改制之后,人民饭店既有的建筑没有再进行大的修缮,时至今日,终见开头一幕。

  相关法律知识:

  股权确认纠纷的三种类型是什么

  1、股东与股东之间因出资产生的股权确认纠纷。

  股东与股东之间因出资产生的股权确认纠纷通常是指隐名出资的情况,即一般股东以他人名义出资,由他人作为挂名股东,但实际出资资金来源于该隐名股东。隐名股东与挂名股东之间签订隐名出资协议,约定挂名股东不享有实际权利,一切权利归隐名股东所有。当双方就隐名出资协议的效力发生争议时,就会出现股东确认纠纷。

  2、股东与股东之间因股权转让产生的股权确认纠纷。

  股权转让双方因为过失或者其他原因,在股权转上过程中没有履行法定的变更登记手续,或者没有交付股票或出资证明书。依据《公司法》的规定,公司股东名字须记载于股东名册。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名字还须记载于公司章程,并属于工商登记事项。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名字为工商登记事项和公司章程应记载事项。在确认股东身份时,以上述文书或登记簿为准。因此,当股东转让股权时,必须按照上述规定作相应的变更登记。如果未变更登记,日后就可能发生股权确认纠纷。再者,无记名股票具有证权证券的性质,股东可以凭借其所持有的无记名股票向公司主张股权,如果无记名股东转让股权时未交付无记名股票,则受让人无法证明其股权之存在,从而可能发生股权确认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