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内家暴打伤妻子 丈夫被判赔礼道歉并赔偿

发布时间:2019-01-17 16:09:03

  家庭成员和睦相处是中华传统美德,家应当是每个人获得安全感的地方,家庭暴力则破坏了家庭和谐温馨的环境,且对受家暴的一方身心健康造成损害。丈夫家暴殴打妻子致妻子受伤,很多人选择哑忍,可成都一名妻子在受到丈夫家暴后,将丈夫告上了法庭。要求丈夫停止侵害、赔礼道歉,并赔偿医疗费、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合计5.5万余元。

  高新法院受理了此案件并做出了判决。法院认为:婚姻存续期间夫妻内部发生人身侵权仍应承担责任,并不以解除婚姻关系为条件,判决丈夫赔礼道歉并做合理的赔偿。

   丈夫家暴打伤妻子 妻子将丈夫告上法庭

  王亮(化名)是成都一企业的老总,和张倩(化名)结婚多年,他们的儿子今年也有15岁了。去年四月,张倩却将王亮告上了法庭,理由是王亮殴打她!

  “我和他感情不合,正准备办理离婚,那天我找他要生活费,和吵了起来,在争吵中他还接到另一名女子的电话,电话那边的女子还喊他‘老公’。我质问他(王亮),他根本不理我,我就推了他一把。”说起事件的起因,张倩说道。

  被推了一下的王亮立即起身,踢了张倩一脚,随后又将张倩猛推到墙角边打她的脸。紧接着,王亮将张倩摁倒在沙发上,用手将张倩的右脚往外撇。张倩大叫后王亮才停手。“发生这间事情的时候,就在家里,儿子也在旁边。”张倩说。

  被殴打的张倩立即通知了警方,并于第二日到医院检查伤情。根据医院鉴定,张倩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鉴定为轻微伤。可这次殴打对张倩的身心造成极大伤害。9月,张倩以王亮严重侵犯了她的身体健康权为由将王亮告上法院,请求法院判令王亮停止侵害,并在亲属面前赔礼道歉;赔偿医疗费4367元、鉴定费8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

   丈夫否认;“她虽受伤但不是我造成的”

  “她的伤不是我打的,是摔倒所致。而且儿子是在她(张倩)诱导式发问的情况下做出的证言,不应当具备有效的证明力。”面对妻子的起诉,王亮做出了回应,并请求法院将起诉驳回。而张倩则向法院提供了相应的证据。

  在接到案件后,法院立即根据张倩提供的证据进行调查。“因为她(张倩)在被殴打后就立即报案。警方也在第一时间抵达现场并作了询问笔录并在医院做了相应的伤情鉴定,这个证据是毋庸置疑的。”此案的审理法官告诉记者。

  被告王亮提出,张倩身上的伤情并非他殴打造成,而是张倩自己不小心摔倒受伤。法院在翻查了张倩在医院鉴定伤情时的照片,确定张倩身上的伤和王亮声称由她自己跌倒时摔伤,从受伤的位置和伤情方式上都和王亮所表述的情况不符合。“在调查期间,王亮也无法提出任何可以支持他说法的证据。”

  王亮提出,儿子的证词是在张倩诱导式发问的情况下做出的。“他们的儿子已经15岁,其证明的事实能够客观感知且能作出个人陈述,再加上双方均为其亲属,证言具有一定的证明力。”根据以上几点,高新区法院受理了张倩的起诉。

   法院判决:丈夫当家属面道歉 并承担妻子的医疗费用

  在庭审时,双方就事件和提出的证据展开交锋,经过审理后,法院认为,王亮和挣钱因家庭纠纷发生口角,继而发生抓扯致张倩受伤,王亮有故意伤害张倩的身体并造成损害,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在起诉时,张倩要求王亮赔偿5万元的精神损失赔偿,法院在审理期间认为,虽然殴打是事实,但对张倩的损伤并未达到严重的程度,于是法院不支持张倩的申请。“因为双方在这件事情期间,在办理离婚,张倩认为王亮实施了家庭暴力,可以在离婚诉讼中主张损害赔偿金。”法官说。

  在做出判决时,法院认为张倩和王亮在此事件中都负有责任,但由于张倩在事件中受伤,王亮应付主要责任。对张倩主张的医疗费及鉴定费等共计4951.71元的损失,法院结合双方的过错程度确定由被告王亮承担70%的赔偿责任,原告张倩自担30%的损失。

  高新法院作出判决:王亮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张倩赔礼道歉;被告王亮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张倩医疗费、鉴定费合计3466.20元;驳回原告张倩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婚内家庭暴力法院能不能受理案件在司法实践中有争议

  婚内家庭暴力的受害者起诉法院能不能受理案件在司法实践中是有争议的。有观点认为夫妻双方共有财产,一方赔偿另一方也是从共同财产中支出,判决不能履行,在这个案子上高新法院认为,婚姻法规定人身损害赔偿金是夫妻个人财产,在即使未离婚的情况下也是个人所有的,离婚时也不会作为共同财产分割,所以当事人可以提起人身损害赔偿。

  此案的主审法官告诉记者:本案与该观点所述的婚内侵权案件有所区别:第一,本案原告依据《侵权责任法》起诉被告侵犯其生命权、健康权,而非依据《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要求离婚损害赔偿;第二,本案的侵权是一般人身侵权,人身损害赔偿金具有特殊性,属于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承担侵权责任的一方可以从其个人财产中支付赔偿金,或者在其以后离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从其分得的财产中支付赔偿金,因此赔偿金具有可履行性,而不影响侵权责任的承担。

  相关法律知识:

  刑法家庭暴力的定义是怎样的

  犯罪构成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家庭成员在家庭中的合法权益,主要是家庭成员之间的平等权利。由于虐待行为所采取的方法,也侵犯了受害者的人身权利,因此,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复杂客体。

  本罪侵犯的对象只能是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根据我国有关法律的规定,家庭成员主要由以下四部分成员构成:

  1、由婚姻关系的形成而出现的最初的家庭成员,即丈夫和妻子。夫妻关系是一种拟制血亲关系,是最初的家庭关系,它是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产生的前提和基础。至于继父母与继子女间的关系,如果形成一种收养关系,则就成为家庭关系,它实质既为因收养关系而发生在家庭关系,也为因婚姻而发生的家庭关系。

  2、由血缘关系而引起的家庭成员,这是由于血亲关系而产生的家庭成员,包括两类:其一,由直系血亲关系而联系起来的父母、子女、孙子女、曾孙子女以及祖父母、曾祖父母、外祖父母等等,他们之间不因成家立业,及经济上的分开而解除家庭成员的法律地位;其二,由旁系血亲而联系起来的兄、弟、姐、妹、叔、伯姑、姨、舅等家庭成员,但是,他们之间随着成家立业且与原家庭经济上的分开,而丧失原家庭成员的法律地位。这里例外的是,原由旁系血亲抚养的,如原由兄姐抚养之弟妹,不因结婚而丧失原家庭成员的资格。

  3、由收养关系而发生的家庭成员,即养父母与养子女之间,这是一种拟制血亲关系。

  4、在现实生活中,还经常出现一种既区别于收养关系、血亲关系,又区别于婚姻关系而发生的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如某甲是位孤寡老人,生活无着落,乙丙夫妇见状而将甲领回去,自愿试行一种决非法律意义上的赡养义务。一经同意赡养,甲就成了乙丙家的一个家庭成员。

  只有基于上述血缘关系、婚姻关系、收养关系等方面取得家庭成员的身份,方能成为虐待罪之侵害对象,这也是此种犯罪行为本身的性质所决定的。